中国时尚圈

您现在的位置:中国时尚圈 > 美容 > 美容新品 >  > 正文

咨询公司做“美容顾问” 三无产品骗千万【赫本新娘发型】

2018-05-15 08:47www.zcssq.com中国时尚圈

  

咨询公司做“美容顾问” 三无产品骗千万【赫本新娘发型】



  尹正义/图  

        美容“马拉松”

  “一次次买,一次次用,我以为自己能变得更美更健康,哪里想到这根本就是个‘局’啊!”从老家到江苏无锡务工的小雪忍不住掩面哭了起来。

  2013年7月的一个深夜,小雪在电视上看到一则“雪白泥”面膜的广告。“这几天晒黑了,不如买瓶试试。”爱美的天性让小雪立即按照广告里的购买方式下单。几天后,“雪白泥”寄到家中,但使用一段时间后,小雪觉得效果差强人意。这时,她接到了一个电话。

  “您好,我是‘雪白泥’产品的美容顾问。”男子的声音听起来很热情。

  “什么事?”小雪有点不耐烦。

  “我叫阿峰。美女,听您甜美的声音就知道您一定很漂亮,用过我们的产品后感觉怎么样?不满意就和我说,我来帮您解决……”对方的殷勤让小雪有些不好意思,一来二去,两人聊上了。从皮肤美白到美容养颜,从夏季防晒到护肤保养,小雪暗暗佩服:阿峰在这方面还真是个行家。

  “美白面膜无法吸收,就是我刚才说的那几点原因,你体内的毒素不排出去,搽什么护肤品都没用!我们远图公司的足部排毒贴是明星产品,你应该试试。女人啊,一定要对自己好一点……”阿峰言辞恳切,每句话都和小雪的心思对路。

  自己体内会有这么多“毒素”,小雪照镜子暗自端详自己蜡黄的皮肤、隐约可见的小雀斑……她决心按照阿峰的建议买几盒排毒贴试试。汇款,发货,一周后,足部排毒贴用上了,可效果并没有阿峰说的那么神奇,皮肤也没什么变化。

  电话再次打来,一番交流后,阿峰的话语间流露出对小雪的健康状况的担忧:“小雪啊,你这种情况不多见,一般顾客用完排毒贴效果都很好,看来你的问题比较严重,单靠外敷不能奏效,得换内服调理丸,帮助淋巴排毒……”阿峰口若悬河,给小雪列举了各地多位爱美女士的经历,小雪越听越觉得有道理。她翻出银行卡,以单价2000多元的价格又购买了几瓶排毒胶囊。这胶囊需要按疗程服用,小雪吃了半年多,花了一大笔钱,皮肤还是没起色。

  小雪向阿峰抱怨,阿峰给出的结论是小雪体内的“阴毒”十分顽固,还得追加疗程。于是,小雪又买了3个疗程的药丸栓剂,认认真真用药数月,结果依旧令人失望。

  小雪这才觉得有点不对劲,这一年里,她在阿峰的指点下陆续购买了各类保健美容产品,已花费近20万元。2014年7月3日,小雪鼓足勇气到无锡市公安局南长分局南长街派出所报案。

  近20万元换来一堆“三无”产品

  听小雪讲述完这一年来的经历,民警凭直觉感到这背后八成有问题。经过警方初步核查,案情在十几天后终于有了眉目:“雪白泥”的真正生产厂商对此事毫不知情;阿峰是个冒牌货,小雪后来在他引导下购买的那些美容保健产品来路不明;阿峰口中的远图公司在广州市天河区,是一家咨询公司。

  咨询公司怎么卖起了美容保健药品,这里面的猫腻值得玩味。经专业部门检测,小雪使用的保健药和美容用品,成分简单、成本低廉,而且重金属含量超标,长期使用非但起不到护肤美容的作用,反而对人体有害。

  2014年8月6日,无锡市公安局刑警支队、南长分局刑警大队和南长街派出所的民警前往广州调查,找到了位于某工业园写字楼内的远图公司。经连续跟踪数日,民警初步掌握了一些情况:这家公司每天进进出出的人不少,从大门到各楼层都需要刷卡进入,无法探清内部情况。

  业务员电脑里暗藏“话术单”

  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。警方决定让刑警邹建卧底潜入这家公司掌握第一手资料。于是,邹建佯装成求职者到远图公司应聘,顺利获得录用。

  在老员工的带领下,邹建很快明白了这家公司日常是如何运作的:每天8点到岗后,部门经理会把所有员工的手机都收走锁起来,所有员工的任务就是冒充美容顾问,给全国各地的爱美女性打电话推销所谓的护肤品和保健品。

  每个员工的办公电脑内都有一套“话术单”,分步骤详细描述应该向顾客提哪些问题、与顾客沟通的技巧以及如何取得顾客的信任,甚至包括面对顾客的质疑时应该怎样化解,简直就是一部诈骗宝典。他们先用甜言蜜语接近被害人,根据被害人的年龄和生理特点,吓唬说被害人体内有毒素,从而一步步引导她们购买各种各样的美容保健“神药”。

  除了干好“美容顾问”本职工作,邹建还特别勤快,帮着同事扫地擦桌子,给部门经理端茶点烟,大家都夸新来的小伙子机灵。几周下来,邹建把这个公司的组织网络摸得一清二楚。

  骗子一天进账好几万元

  初秋的凉风吹起,已卧底近60天的邹建接到了通知,最后的收网时刻即将来临。这两个月里,除了邹建在远图公司卧底掌握到的第一手信息,无锡警方刑侦、网安等部门也马不停蹄地开展各项外围调查取证工作,逐渐掌握这个犯罪团伙的组织架构网络、犯罪手法、行动规律。

  团伙负责人黄某家住广州天河区某小区,侯某、葛某是他的得力干将,他们聘用了十几名务工人员当“电话客服”。黄某采用非法手段获取电视购物消费者的个人信息,让雇来的员工冒充美容专家、养生学者,对受害人长期进行洗脑式推销,把“三无”产品卖出了天价,从中牟取暴利。

  2014年10月28日一早,犯罪嫌疑人黄某刚走出小区,就被抓捕民警控制。同一时间,另一抓捕组来到远图公司,用来作案的电脑、服务器、电话、账本全被缴获。

  “来钱快,成本小,有时候一天就能进账好几万元。”看守所里,黄某双手搓揉着,眼睛始终低垂。“女人都爱美,她们的钱好骗。我哥们儿给我弄来了一批成本很低的保健品,我又找小作坊给它们贴上韩文标签,剩下的全靠电话里的一张嘴。”只有初中文化的黄某谈及自己的“创业”经过,表情很复杂。

  查获的账本和电脑记录显示,各地的受害人有百余位,被骗金额将近千万元。受害人大多出于保护隐私心理,被骗后没有选择报案,她们分布在广东、黑龙江、云南、四川、山西等地。要把情况核实清楚,难度可想而知。为了找到一名吉林的受害人,民警坐完飞机换火车,下了火车又赶大巴,再转拖拉机、板车,冻得手脚麻到没了知觉。短短15天,民警跑遍了全国各地,终于把受害人询问笔录和相关证据全都带回了无锡。

  今年5月11日,无锡市南长区检察机关以涉嫌诈骗依法对9名涉案犯罪嫌疑人提起公诉。

  (文中卧底民警的名字为化名)